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又是一年毕业季,租房要注意什么呢?

毕业生们即将走出校园,迎来步入社会的第一次考验——租房。不过,今年毕业季北京的租房市场与往年相比大不相同,由于疫情,人们的看房方式、对房源类型的要求有所改变,有从业人士表示,受疫情影响,北京的租房旺季似乎并不能如期到来,租金也不会随着毕业季的到来而大幅上涨。疫情对租房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问题也随之显现,线上看房更加火热,但虚假房源博人眼球,让人难以避免入坑,刚毕业的你,有没有做好准备迎接租房“大考”?线上看房导致虚假房源过多“北京房租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贵啊。”孙婷近期在找房子,今年从辽宁大学毕业后她将要来到位于北京望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工作,“临近毕业了,我想提前在网上找几套房子,到时候直接过来看房、入住。”打开租房软件,孙婷有一丝窃喜:“都说望京附近大公司多,房子很贵,我搜了搜,比我预想的要低很多,从照片上看,房源也都很新,装修挺漂亮的。”孙婷表示,软件上搜索望京附近的合租卧室,一个月1600元、2000元的房源非常多,而且从图片来看装修都很新,非常吸引人,这也让她对于毕业后的北漂生活充满了期待。不过,真正到了北京,开始看房时,孙婷却大失所望:“原来软件上发布的都是虚假房源啊,他们用低价、精美的图片来吸引客户,等真正要求看房时却说房子已经被租出去了,带我去其他类似的房子看看。”孙婷表示,网上发布的1600元一个月的房子根本不存在,真正在现场看房时,中介人员会说现在是租房旺季,价格也没有再低的余地。“这么热的天,带我看来看去,最后告诉我价格是假的,我只想爆粗口,浪费我时间!”看房后孙婷一肚子火,初来北京的心情异常糟糕,也预料到了北漂初期生活的窘迫,“刚毕业还没有收入,家里按照2000元一个月给我的房租,现在让我回头找家里继续要支援,实在开不了口。”在宾馆住了一周后,孙婷为防止被骗,线下找了房屋中介,以3200元每月的价格租下了望京附近的一个合租小次卧,并表示虽然价格超出预期,但住起来感觉比较靠谱。被虚假房源影响浪费的时间,成了孙婷正常入职的阻碍。“房子租不下来,没有时间去办理入职,最后经过与公司商量,晚去了三天,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给公司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以后努力工作吧。”贝壳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毕业季租房洞察报告》调研数据显示,51.4%的受访者反馈,虚假房源信息是最大的租赁痛点,其次是安全隐患及工作不稳定导致的更换住处。为了了解情况,笔者登录了某软件,在租房板块,搜索海淀区五道口附近整租房源,其中紧邻地铁、价格在每月6000元左右的两居室房源有很多。而实际上,在号称“宇宙中心”的五道口租一整套两居室,每月8000元、9000元才是真正的市场价格。笔者咨询中介人员房源是否真实、是否存在时,对方表示房源真实,但仅为短租。对此,一位房屋中介人员对笔者讲道,这是中介在该平台出租房屋的一种营销手段,尤其疫情期间,人们都会选择先在线上看房,所以虚假房源信息会更多,这样可以吸引客户前来询问,进而有深度沟通的机会,才会有签约的可能。意向房源偏向整租“整租一套多少钱?”在北京从事租房中介工作三年的吴强对笔者说,疫情发生以来,问整租价格的客户变得更多了。在北京工作三年的林娟最近开始找房子,近期由于疫情影响,她准备从三人合租的房子中搬走,整租一套一居室独自居住。“北京目前的疫情形势有些严峻,我与两个人同住在一个三居室,每天大家早出晚归,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去上班,感觉并不安全。”林娟说。于是,林娟开始寻找其他房源,由于她所住的中关村整租价格过高,她便选择五环外交通较为便利的地方看房。“看了看开间,比我现在住的大概贵1500元,上班远了40分钟,花钱买平安,我自己是认可的。”吴强表示,自疫情发生以来,他所接触的客户中,整租成了热门的选择。“尤其是最初一段时间,北京要求来京人员要隔离14天,如果自己已经隔离过,同住的室友回来,要一起继续隔离,这样会耽误自己的工作安排,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和损失。”“不过,今年整体的房租与前两年相比是下降的。”吴强介绍,单间的价格比往年下降了100~200元/月,整租房源的价格则下降了200~300元/月,这对于从合租转到整租的人们来说,租金相差幅度相对变小,也更容易接受。对于即将到来的毕业季,吴强认为房租并不会上涨:“根据我的经验和判断,如果疫情没有结束,房租的价格应该就不会上涨,今年租户续租我们也没有涨价,为了吸引客户,我们也会做出一些活动来稳定市场。”疫情刺激“无接触看房”模式快速发展从外卖的“无接触配送”,到快递的“无接触投放”,疫情期间,“无接触看房”也成为了一种发展迅速的看房模式。VR看房、线上签约一时成为了租房界的热门词汇,尤其在北京,目前管控措施较为严格的情况下,线上看房成为了租客寻找房源、选择房源的唯一途径。据我爱我家研究院统计,2020年5月,北京住房租房交易量环比增长28.92%,同比2019年5月增长13.28%。今年3月、4月、5月交易量连续大幅上涨,虽然较去年3月、7月的高点仍然低5%~6%,但整体交易规模已与去年旺季高点持平。“4月、5月,北京已经放开了疫情防控政策,人们登记后基本可以进入小区线下看房,交易量大幅增长和这种看房方式有很大的关系。”吴强对笔者说道。此外,吴强表示,通过视频、照片或VR看房虽然方便快捷,但成交量却远远不及线下实地看房。“很多人线上看房就真的只是看看而已,了解一下房源和价格,大部分人并没有真正选择签约,认为还是现场看了比较踏实。”不过,线上看房也确确实实方便了一部分身处异地的人。“随着疫情逐渐稳定,一些在北京工作的外地客户,因为还没有来北京复工,但需要提前确定好房源,所以这类人通过线上看房、线上签约的占大部分。”吴强说。吴强对笔者说,相比之下,今年是线上看房方式利用率、签约率最高的一年。往年来讲,99%的客户在线上了解后会实地看房确认再签约,但今年,线上看房的成交量比往年高出很多。“疫情也推动了这个行业技术的进步与发展。”对于线上看房方式,贝壳CEO彭永东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面数字化和服务者进化是居住产业互联网的关键要素,平台一方面通过数字化将数字空间与物理空间实现连接和重塑,另一方面为行业提供了大量新的服务者。

2020年08月22日 17:38

有人知道阿鹏推广这个网站吗?

网上搜索了下是通过互联网相关渠道运营推广客户的产品。

2020年06月06日 10:44

租房只租一个月好租吗?

其实是可以的。一般有以下情况:1.可长租可短租就是不限制你租住的时间。2.一般现在租房子房东都比zd较倾向于长租,就是半年、一年以上的签合同。3.短租呢,就意味着可以租一个月,或者房东协商,相对于长租来说较短的时回间。租房注意事项:1.多了解一下本地的地理方位答和租赁商场情况。2.剖析一下自己的需求情况,是方位最主要仍是报价最主要。

2020年04月23日 11:39